沙巴体育外围

文苑撷英

吴艳琴 散文——《又是一年清明日》

作者:吴艳琴     时间: 2019-04-05     点击:3533次    分享到:

又是一年清明日


冬去春来,万物复苏。不知不觉间,又到了一年的清明节日。今年的清明节是我不愿提及和触碰的日子,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五个多月了。清明节的到来,加深了我对母亲的追思和想念,使我多了一份伤怀和眷念。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。也许是节令使然,抑或是上天对逝者的缅怀,每每清明前后,天上总会飘落如丝如缕的绵绵春雨,给这个本就忧伤的日子平添了几分悲凉。不过今年还好,因为新坟有提前扫墓的说法,所以清明节的前几天,趁着周末休息,我和丈夫驱车回到老家,给母亲上坟。这天天气不错。本是一个春暖花开,风清景明,踏青逐春的好日子,我却没有一丝欣赏美景的心情和雅兴。提着香蜡纸钱,捧着水果鲜花,走过绿色的田埂,远远望见公墓地里新增的那座坟茔的时候,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……

双膝跪倒在母亲的墓前,我的心碎了!想到去年的今日,您亦然围坐桌前,和我们一起吃着用新挖来野菜做的香喷喷的蒸菜,可一年后的今天,我们却阴阳两隔,留在我眼前的,只有这堆冰冷的黄土!

一针一线慈母泪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跪在母亲的墓前,点燃香烛,献上花果,烧着纸钱,脑海里母亲的音容依旧,她生前的点点滴滴一一浮现在眼前:

母亲是个勤劳的人。记得以前农村做饭、烧炕都是要用柴火的。每到秋天,树叶要落的时候,只要前天夜里刮风,第二天,母亲总会在凌晨3、4点就起床,去路边或水渠边扫落叶。赶到天亮,我们家的柴火房里,往往会堆起足够我们一家人,整个冬天烧炕用的树叶来。母亲不但自己勤快,还一直教导我勤快做人,扎实做事。从我7、8岁能做家务的时候起,每个周末,母亲从不允许我睡懒觉,我总是被母亲早早叫起来做家务。每天起床,第一件事就是把院子从前到后认真地打扫一遍,然后是打水洗脸洗手,擦桌子、抹柜子,打扫房间。接下来就是一边帮着母亲,一边学着做饭。然后,饭后刷锅洗碗自然也是我的事情。母亲总说,收拾家务都是女孩子必须学会要做的事情,也是一个人起码要掌握的生存本领。母亲说得没错,正因为有了母亲的严格管教,使我从小养成了勤劳的习惯。

母亲是个贤惠的人。我的爷爷去世很早,奶奶受尽了生活的艰辛。可因为有父母的孝敬,奶奶的晚年过得非常的幸福安逸。在我的印象里,母亲一直把奶奶都伺候得很好,奶奶的一日三餐,衣食住行都被母亲打理得妥妥当当。母亲和两个姑姑也相处得很是融洽。我大姑家在农村,有六个孩子,日子过得很拮据。大姑每次来我们家,母亲总会在她的手里塞上10、20元钱。钱虽不多,但在当时对大姑来讲,却是能解燃眉之急的。小姑是跟着当兵的姑父随军去的洛阳。洛阳是个历史名城,每隔一段时间,小姑总会把母亲叫去洛阳小住,在农村,这样的姑嫂关系可是不多见的。

母亲是个能干的人。我的母亲心灵手巧,不但做得一手好饭菜,还做得一手好的针线活,是里里外外一把好手。记得以前农村姑娘出嫁之前,都要做很多绣花的枕套,是专门为结婚后到婆家串门认亲时,给亲戚朋友做见面礼用的。那时候,经常会有人上门来找母亲,给他们的枕套布上,画绣花的花样,母亲总能一口气在10块、20块布上画上各式各样活灵活现的花鸟图来。村里人对母亲佩服得不得了,我也是一样。还经常会有人找母亲帮他们剪鞋样,裁衣服,她都是有求必应,来者不拒。当然,母亲最能干的还远不止这些,更重要的,她是我们村里的赤脚医生。在从医的三十多年时间里,母亲凭借着自己的一技之长,救死扶伤、悬壶济世,为相邻们做了太多的事情:看病、接生,无论白天黑夜,刮风下雨,她真的做到了风雨无阻,随叫随到,不辞辛苦,无怨无悔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:我们村里和我年龄相仿、或是比我小的孩子,大都是母亲接生的;我们村里的大人小孩,都是经过母亲救治过的。当然,母亲的付出是值得的:在她最后卧病在床的日子里,我们全村人一户不落地,都前来看望了她;在母亲出殡的前一天下午,乡亲们自发组成了一支五、六十人的锣鼓队,敲锣打鼓为母亲送行。这些都是乡亲们对母亲的认可。如果母亲在天有灵,她一定会非常欣慰的。

清明之际,在母亲墓前回顾她的一生,虽然称不上伟大,但却是有意义的。作为儿女对母亲的最好思念,就是孝敬尚还健在老父亲,让他的晚年幸福安泰。这方面我们一定会做得很好。

清明扫墓,寄托哀思。这不只是一种传承,更是一种感恩和责任。缅怀亡灵,善待生者,这大概也是清明节存在的意义和真谛吧。


运销集团  吴艳琴

上一篇:陈欲晓 散文——《我的外公外婆》 下一篇:付增战 散文——《外婆物语》